详情 >
不可须臾离
西汉·戴圣《礼记·中庸》:“道也者,不可须臾离者也,可离非道也。” :
详情 >
知耻近乎勇
西汉·戴圣《礼记·中庸》:“好学近乎知,力行近乎仁,知耻近乎勇,知斯三者,则知所以修身。” :
详情 >
书同文,车同轨
西汉 戴圣《礼记 中庸》:“今天下车同轨,书同文。” :
详情 >
行而世为天下法
西汉·戴圣《礼记·中庸》:“是故君子,动而世为天下道,行而世为天下法,言而世为天下则。” :
详情 >
国家将兴,必有祯祥
西汉·戴圣《礼记·中庸》:“国家将兴,必有祯祥;国家将亡,必有妖孽。” :
详情 >
国家将亡,必有妖孽
西汉·戴圣《礼记·中庸》:“国家将兴,必有祯祥;国家将亡,必有妖孽。” :
详情 >
国之将亡,必有妖孽
西汉·戴圣《礼记·中庸》:“国家将兴,必有祯祥;国家将亡,必有妖孽。” :
详情 >
以己之心,度人之心
中庸》“施诸己而不愿亦勿施于人”宋 朱熹注:“以己之心度人之心,未尝不同,则道之不远于人者可见。故己之所不欲,则勿以施至于人。” :
详情 >
视而弗见,听而弗闻
西汉·戴圣《礼记·中庸》:“鬼神之为德其咸乎,视之而弗见,听之而弗闻。” :
详情 >
莫见乎隐,莫显乎微
西汉·戴圣《礼记·中庸》:“莫见乎隐,莫显乎微,故君子慎其独也。” :
详情 >
祖述尧舜,宪章文武
《礼记 中庸》:“仲尼祖述尧舜,宪章文武。” :
详情 >
登高必自卑,行远必自迩
西汉·戴圣《礼记·中庸》:“君子之道,辟如行远必自迩,辟如登高必自卑。” :
详情 >
行远必自迩,登高必自卑
西汉·戴圣《礼记·中庸》:“君子之道,辟如行远必自迩,辟如登高必自卑。” :
详情 >
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
宋·朱熹《中庸集注》第十三章:“故君子之治人也,即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。” :
详情 >
即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
宋·朱熹《中庸集注》第十三章:“故君子之治人也,即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。” :
详情 >
凡事预则立,不预则废
西汉 戴圣《礼记 中庸》:“凡事豫则立,不豫则废。” :
详情 >
凡事豫则立,不豫则废
西汉·戴圣《礼记·中庸》:“凡事豫则立,不豫则废。” :
详情 >
人一己百
西汉 戴圣《礼记 中庸》:“人一能之,己百之;人十能之,己千之。果能此道矣,虽愚必明,虽柔必强。” :
详情 >
半途而废
西汉 戴圣《礼记 中庸》:“君子遵道而行,半途而废,吾弗能已矣。” :
详情 >
并行不悖
西汉 戴圣《礼记 中庸》:“万物并育而不相害,道并行而不相悖。” :
详情 >
不偏不倚
宋 朱熹《中庸集注》:“中者,不偏不倚,无过不及之名。” :
详情 >
成己成物
西汉 戴圣《礼记 中庸》:“诚者,非自成己而已也,所以成物也。成己,仁也;成物,知也。性之德也,合内外之道也。” :
详情 >
操斧伐柯
语出《诗 豳风 伐柯》:“伐柯伐柯,其则不远。”《中庸》引此文,朱熹集注:“柯,斧柄。则,法也……言人执柯伐木以为柯者,彼柯长短之法,在此柯耳。” :
详情 >
车轨共文
西汉·戴圣《礼记·中庸》:“今天下车同轨,书同文。” :
详情 >
登高自卑
西汉 戴圣《礼记 中庸》:“君子之道,辟如行远必自迩,辟如登高必自卑。” :
详情 >
改恶从善
西汉 戴圣《礼记 中庸》:“明则动,动则变。”汉 郑玄注:“动,动人心也;变,改恶为善也。” :
详情 >
高头讲章
《儿女英雄传》第十八回:“先生见了那没头没脑辟空而来的十五个大字,正不知从那里开口,才入得进这中庸两个字,只得先看了一遍高头讲章,照着那讲章往下敷衍半日,才得讲完。” :
详情 >
改恶为善
《礼记·中庸》“明则动,动则变”汉·郑玄注:“动,动人心也;变,改恶为善也。” :
详情 >
困知勉行
西汉 戴圣《礼记 中庸》:“或生而知之,或学而知之,或困而知之,及其知之一也。或安而行之,或利而行之,或勉强而行之,及其成功一也。” :
详情 >
困知勉行
西汉·戴圣《礼记·中庸》:“或生而知之,或学而知之,或困而知之,及其知之一也。或安而行之,或利而行之,或勉强而行之,及其成功一也。”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