详情 >
风云变色
唐·骆宾王《为徐敬业讨武瞾檄》:“喑鸣则山岳崩颓,叱咤则风云变色。” :
详情 >
一生一代
唐·骆宾王《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》诗:“相怜相念倍相亲,一生一代一双人。” :
详情 >
豺狼成性
骆宾王《代李敬业传檄天下文》:“加以虺蜴为人,豺狼成性。” :
详情 >
不欺闇室
唐·骆宾王《萤火赋》:“类君子之有道,入暗室而不欺。” 但文中只言蘧不以暗昧废礼。如说“暗室”,只有灵公及夫人所坐之室,然“夜坐”未必无灯,用“暗室”自属勉强;至于“不欺”,则只能扯到蘧不欺“暗室”内的灵公与夫人头上,蘧既是不以暗昧废礼的人,用“不欺”也显不当。 从使用书证所体现的词义上考察,“不欺暗室”当是源于有关男女关系的事上。 如:宋·孙光宪《北梦琐言》卷十三:“女仙谓建章曰:‘子不欺暗室,所谓君子人也。’” 《醒世恒言·钱秀才错占凤凰俦》:“天子……又看见二人不欺暗室,因说道:若果如此,又是一个鲁:
详情 >
炊金馔玉
骆宾王《帝京篇》:“平台戚里带崇墉,炊金馔玉待鸣钟。” :
详情 >
耻居王后
《新唐书 文艺传上 王勃》:“勃与杨炯、卢照邻、骆宾王皆以文章齐名,天下称‘王、杨、卢、骆’,号‘四杰’。炯尝曰:‘吾愧在卢前,耻居王后。’ :
详情 >
兰薰桂馥
骆宾王《上齐州张司马启》:“常山王之玉润金声,博望侯之兰薰桂馥,羽仪百代。” :
详情 >
锵金鸣玉
唐·骆宾王《帝京篇》:“绣柱璇题粉壁映,锵金鸣玉王侯盛。” :
详情 >
室迩人遐
《诗经·郑风·东门之墠》:“其室则迩,其人甚远。”唐·骆宾王《与博昌父老书》:“山川在目,室迩人遐。”:
详情 >
王后卢前
《旧唐书·文苑传上·杨炯》:“炯与王勃、卢照邻、骆宾王以文词齐名,海内称为王、杨、卢、骆,亦号为‘四杰’。烱闻之,谓人曰:‘吾愧在卢前,耻居王后。’当时议者,亦以为然。” :
详情 >
陈遵投辖
唐·骆宾王《帝京篇》:“陆贾分金将晏喜,陈遵投辖正留宾。”:
详情 >
钓名拾紫
唐·骆宾王《叙寄员半千》:“钓名劳拾紫,隐迹自谈玄。”:
详情 >
冯驩弹铗
唐·骆宾王《上齐州张司马启》:“薛邑闻歌,揖冯驩于弹铗;夷门命驾,顾侯嬴于抱关。” :
详情 >
窥窃神器
唐·骆宾王《为徐敬业讨武瞾檄》:“犹复包藏祸心,窥窃神器。” :
详情 >
兰熏桂馥
骆宾王《上齐州张司马启》:“常山王之玉润金声,博望侯之兰熏桂馥,羽仪百代。” :
详情 >
徘徊歧路
骆宾王《代李敬业讨武曌檄》:“若或眷恋穷城,徘徊歧路。” :
详情 >
蟠木朽株
唐·骆宾王《上李少常伯启》:“宾王蟠木朽株,散欐贱质,墙面难用,灰心易寒。” :
详情 >
抔土未干
唐·骆宾王《代李敬业传檄天下文》:“一抔之土未干,六尺之孤何托?”:
详情 >
人遐室迩
《诗经•郑风·东门之墠》:“其室则迩,其人甚远。”唐·骆宾王《与博昌父老书》:“山川在目,室迩人遐。”:
详情 >
神人共愤
唐·骆宾王《讨武曌檄》:“人神之所共忌,天地之所不容。”《旧唐书·于柚传》:“肆行暴虐,人神共愤,法令不容。”:
详情 >
市骏之资
唐·骆宾王《与程将军书》:“燕昭为市骏之资,郭隗居礼贤之始。”:
详情 >
恬然自得
唐·骆宾王《与博昌父老书》:“野老清淡,恬然自得。” :
详情 >
投辖陈遵
唐·骆宾王《帝京篇》:“陆贾分金将晏喜,陈遵投辖正留宾。”:
详情 >
香轮宝骑
唐·骆宾王《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》诗:“香轮宝骑竞繁华,可怜今夜宿倡家。” :
详情 >
衒才扬己
唐·骆宾王《上吏部裴侍郎书》:“高谈王霸,衒才扬己,历抵公卿,不汲汲于荣名,不戚戚于卑位,盖养亲之故也。” :
详情 >
衒材扬己
唐·骆宾王《上吏部裴侍郎书》:“亦何尝献策干时,高谈王霸,衒材扬己,力抵公卿。”:
详情 >
倚庐之望
唐·骆宾王《上廉使启》:“虽噬脐思归,空轸倚庐之望;而啮臂未仕,非图高盖之荣。” :
详情 >
祝禽疏网
唐·骆宾王《兵部奏姚州破贼设蒙俭等露布》:“而祝禽疏网,徒开三面之恩;毒虺挻灾,逾肆九头之暴。”:
详情 >
酌金馔玉
唐·骆宾王《帝京篇》:“平台戚里带崇墉,酌金馔玉待鸣钟。” :
详情 >
兰言断金
唐·骆宾王《上齐州张司马启》:“挹兰言于断金,交蓬心于匪石。”: